揭秘饭圈灰色产业链,“站姐”们和那些说不清的集资

原标题:独家调查|揭秘饭圈灰色产业链,“站姐”们和那些说不清的集资

作者:乐琰 冯小芯

“今晚(2月27日)是彩排,3000元一张票,付款后告诉你具体地点,会有人带你进场。至于正式的晚会,原本是2万多元一张票,现在降价了,1万多元一张,欲购从速。毕竟这是微博之夜,来的都是顶流明星,票价肯定高一些。”张晴晴(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兜售着演出票。

张晴晴是一名明星周边产品和活动票务销售者,她常年能通过各类渠道获得明星的信息和周边商品,并通过贩售商品和门票来赚钱,在她的微博里都是各类相关周边的信息,甚至还有明星行踪公布,她还可以做代To签(To某某的签名照)等“代”业务。

如今的互联网时代,粉丝的参与度和存在感越来越高。第一财经记者近期独家调研了解到,被称为“饭圈”的粉丝群体出现了组织和架构化的体系,其中的管理者通过集资方式,进行着各类对明星的应援、做数据、购买产品、控评等,有不少所谓的“大粉”、“站姐”靠此赚钱,更有一系列“代经济”模式出现,让一些灰色产业有了空间。而这一切都因为数据和流量成为了衡量演艺人员人气和商业价值的重要依据,也促使了饭圈及相关灰色产业链的存在。

饭圈集资背后的猫腻

小李追男团偶像多年,她曾参与多家明星后援会的工作,这些后援会是非常具有组织性的,里面有管理员,这些管理者被称为“站姐”,有时也会有一些“大粉”,即粉丝中的领头人。根据行业内不成文的规则,“站姐”和“大粉”通常会与明星工作室多少有些联系,很多时候,“站姐”和“大粉”所传达出来的信息颇有点明星半官方的意思。

“喜欢同一个明星,大家才会加入此人的后援会,因此‘站姐’所做的工作除了管理好粉丝们的统一行动,更重要的是对所支持的明星有所贡献,最直接的就是各种应援。我们会分很多种,一种是日常集资,通常在Owhat上,大家可以上去‘投喂一波’,快到特殊日子,站子会组织各种活动,调动粉丝集资热情。比如,‘下个月超话头像选哪个’就能开一波集资,哪个头像下获得的集资多就能入选。现在衍生出的一些是battle(争斗)链接,比如两家偶像会有后援会粉丝沟通battle团建,因为有竞争,所以更能激发粉丝投钱的热情。也有站子会因为battle愉快,最后成为了很好的合作关系。”小李向第一财经记者展示了“许佳琪x赵小棠后援会battle集资”等类型的后援会链接。

在Owhat上,第一财经记者看到各类明星信息和相关商品等,该平台就是粉丝的互动平台,为娱乐公司和粉丝后援会提供包括在线交易、传播管理、活跃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动等一站式服务。

第二类则是则是比赛集资,艺人比赛期间需要大量资金买号、买会员等。同时,比赛期间“氪金”(花钱)的反馈也比较块。第一财经记者多方调研了解到,参加一些榜单或比赛时,艺人必须要有足够的票数,有时一个账号的投票数有限,于是这些粉丝就大量开设账号、升级会员来投票,这都需要耗费资金。“现在大家都要求集资数额作为一项判断依据,你要给明星花过钱,才能被认定是忠实粉丝,后援会才会给你发应援物、让你加群。也就是说,要加入饭圈必须‘氪金’,少则数百元,多则数十万都说不准。”小李说。

第三种则是活动集资,比如线下见面会,需要制作灯牌、租赁大巴等,有时还需要统一的粉丝服装,这些都需要定制。第一财经记者曾经在《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演唱会上看到,粉丝们拿着自制的应援物,非常有组织地给各自的偶像支持并分发应援物,由于NINE PERCENT有9位成员,所以粉丝还会自动细分,其中呼声最高的当属C位蔡徐坤。

在活动类集资中,花销比较大的是生日会,曾经在男团偶像后援会工作过的林文(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次生日会的集资约40万~50万元,在明星过生日的前1~2个月,后援会就会发起生日集资,集资最大部分用于明星本人的生日礼物,礼物通常是奢侈品或潮牌商品。由“站姐”飞去韩国或免税店购买,有时是找代购,然后统一送到艺人公司。“另一部分钱用于生日会应援品,包括场外花墙、粉丝礼包等。最后一部分会用于公益,比如种树、认养动物等。做公益是为了塑造偶像正能量的人设形象。”林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然而,这些集资的钱是否透明?规范?其中是否有灰色地带?

“当然有灰色地带,集资所购物品未必都会给大家展示金额或发票,即便是出明细,粉丝也并不知道每一项的实际价格是多少,大家都有知识盲区。所以后援会写多少就是多少,只要不是很离谱,也很少有粉丝追究。比如之前有个后援会突然发链接,集资300万元说要做花墙,最后花墙花了十几万元,确实做出来很豪华,但根本不需要这么多钱。还有后援会集资200万元给偶像买电子刊,但实际上也不用了这么多。有些后援会有固定的合作厂商,这中间都有猫腻。还有搬运费、交通费、安装费等更说不清楚。这其中的差价到底去哪里了?谁来管?其实大家不知道也无人去管,或者说这种集资本身就存在问题。”林文透露。

第一财经记者辗转通过饭圈群体了解到,还有一些职业“站姐”或“大粉”,他们会给各个偶像艺人开站子,然后测试哪个最挣钱,就专营哪家,他们很清楚怎样让粉丝花钱,他们甚至与明星工作室也会有一定的联系,以获取资源,再从粉丝这里集资获利。

也有粉丝反映,如果真有较大的问题,后援会也会有人出来解释,如果解释不通或大家已经不信任“站姐”的话,就会要求“站姐辞职”,然后再由选出一套新的后援会管理团队。但其实“换汤不换药”,后援会的模式依然不会改变,资金去向和具体操作仍然是灰色地带。

“代经济”和周边掘金

小陈是一个“站姐”,站子是为了支持偶像而成立的,主要是以图片和视频为主。由于站子的人手不够,且资源有限,因此其会通过找代拍来获取独家图片,以维护站子的关注度。

第一财经记者多方采访后发现,不少个人社交账号上也有通过发布明星的独家照片来吸引关注度,然后接推广生意等获利,找代拍无疑是他们最不费力地获取图片和视频的方法。有代拍透露,其可以获得一些明星的拍戏和行程资料,因此经常等在机场或片场进行拍摄,其拍摄的不止一位明星,会获得多个买家。还有一部分代拍则会在抖音等平台进行直播,他们每天不是在代拍就是在去代拍的路上,通过直播来积累饭圈粉丝,而粉丝群中就会产生新的买家,有些是个人追星者,有些是小陈这样的“站姐”。

职业代拍会在自己的朋友圈、微博发“某某活动有某某的图,想要的私我”来接单。代拍的价格并不十分统一,要看具体的明星、剧组和接送机以及场合。有时代拍有100张照片一并卖,每100张50元~200元不等。付款后会把网盘发给客户,有些“站姐”会拿着这些图和视频说是自己亲自跟活动拍的,以此来维护站子热度。

除了代拍,还有各种“代经济”,比如代握手、代To签等。后两者在韩星饭圈较多,不少粉丝由于无法到韩国见面会现场,于是就会找人代为参加活动,与偶像代握手(偶像坐成一排,粉丝上去逐一握手)、代To签,再将签名照和礼品邮寄过来。此类代握手和代To签的价格较高,有时可达800多元至数千元不等。

95后杨柳追的是韩国男团,专辑是杨柳购买的重点。在杨柳看来,实体专辑可以收藏,还能帮助艺人增加销量,饭圈会有粉丝“大吧”组织一起代购,专辑一般120元一张。通过代购实体专辑,也是希望能争取到活动入场券。比如每购买一张专辑,可获一次抽取线下签售会名额的机会,这在韩国演艺圈很普遍,因此一个粉丝有时会买几十张专辑,然后再开启代To签等模式。

“这些‘代经济’也是灰色产业,你无法阻止粉丝参加活动,但是代拍、代签等中间产生的购买费用就是灰色收入,消费者也是得不到保障的,如果是代签者自己模仿明星签名或非官方礼物,那消费者也难辨真伪。且代拍易引发明星的反感,此前章子怡、李现等演员都明确反对代拍。”林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此外,还有一些可获取资源的人则在做周边生意。有时其售卖的是一个套装,包含明星照片、贴纸和小礼品之类。大批量生产一个套装的成本仅几十元,但其卖给粉丝的定价都可能会到166元、188元等。有些饭圈内知名的站子,每天可售上千份套装。不少粉丝反映,周边一般都是先付钱,然后才去定制。但如果对方拿了钱,不给发货,直接跑路也有发生过。

“我主要是可以获得一些明星工作室的礼品和周边,通常礼盒的价格在200多元到300多元不等。我还会有一些演出和见面会门票,有些活动是免费的,有些则是收费的。比如最近的微博之夜,因为来的都是顶流明星,所以门票价格至少在1万元以上。我也是有成本的,比如有些当红明星的礼盒,我也要先行购买,再出售给粉丝,中间肯定要加价。一些热门活动的门票是有限的,自然也会开较高价格。”张晴晴透露。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在活动现场探访了解到,其实有些活动或节目的录制完全是免费的,但由于人数有限,所以能获得入场券的黄牛就开始高价销售所谓“门票”,这些贩售行为都是不规范的。

打call、做数据、刷流量

以前的演员就是职业,后来演变成具有粉丝群体的明星,再后来变成需要流量数据的偶像,继而产生了所谓“顶流”。

从鹿晗、蔡徐坤等明星开始,偶像养成变成潮流,粉丝觉得一个艺人从默默无闻到功成名就,其背后还有自己助推的一份功劳,就好像自己和偶像一起成长,非常有成就感。于是一批选秀节目应运而生。以3年前的《偶像练习生》为例,该节目通过粉丝互动投票的方式,实现平台用户活跃度的高效调动,自节目第四轮投票开启至出道舞台直播一个半小时内,粉丝的投票总数高达1.8亿次。该节目同名微博话题阅读量一度达134.9亿,相关微博话题盘踞微博热搜榜577次,该综艺也成为了2018年的爆款节目,让观众深度参与到造星狂欢中。

而这一些都要归功于饭圈粉丝的打call(支持)、做数据和刷流量。在饭圈,有个词叫“打投”,即在有组织的情况下进行大量买号,然后粉丝切号的投票和冲击排行榜行为。正常粉丝是一人一号,一天一票,而参与打投的粉丝因为有很多小号可以一人一天有几十票。同时,这些粉丝还需要去“轮播”,即重复转发某条微博,用许多小号一起转,使得转发数量高,让自家偶像看起来受欢迎程度高。还有些粉丝则是购买地铁甚至海外主要城市商业街上的大屏广告,为艺人打call,其实这类打call的传播力并不一定强,但就是让粉丝买个开心,且做数据时可以为艺人长脸。

第一财经记者在数位当红艺人的超话中看到,其大粉会组织大家给艺人的热播剧或参与的综艺节目点赞、转发和热评,并要求快速扩散,立即执行。而这其中隐藏着黄牛贩号的灰色产业。

“我很喜欢女团THE9组合的一位成员,在《青春有你》比赛期间,我参与了大量的打投,目前已经投入了数千元,主要就是在比赛期间打投购票、参与后援会的集资活动和线下活动门票等。打投账号是从黄牛手中购买的,一般是由后援会的人统一购买大量账号,发给粉丝打投使用。初期价格不高,到比赛后期由于账号池有限,账号单价越来越贵。进打投群需要一定条件的审核,比如超话等级、集资金额等,进入打投群后,分为手机组和电脑组,手机组流程比较简单方便,电脑组流程比较复杂,但电脑打投效率高,也是打投组的主力输出。在后期由于账号不足,黄牛会进行倒卖,为了不浪费这些账号,会用电脑进行机器打投,但存在被清票的风险。”95后梁晓华(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她平时会在工作闲暇之余进行打投,赛事后期由于竞争激烈,她每天会花6个小时进行投票。

除了正面数据,饭圈粉丝还需要给艺人减少负面数据。比如“控评”,即抢在较早的时间发支持艺人的评论,并有组织地让其他粉丝点赞,使得自家偶像相关的正面评论出现在评论上方。还有“反黑”,即收集黑粉的相关微博证据,揭露其黑粉形象,以避免之后黑粉伪装成自家偶像粉丝身份而招致其他人的不满。也可反馈给明星工作室,工作室也会适当考虑粉丝意见,甚至通过发律师函等方式来对黑粉进行处理。

数据打造的商业价值

有了大量的热搜、正面数据后,明星的流量就做起来了。所谓“流量明星”便是数据下的产物。

演员王一博和肖战因《陈情令》爆红,虽然还有很多观众并未看过该作品,但由于这两位艺人的微博都有上百万个赞,抖音等播放平台上也随处可见与两位艺人相关的视频,使路人也知晓了这两位演员,也就是所谓的“出圈”,是饭圈粉丝给艺人营造的热度所引起的。

粉丝甚至有时还能影响到艺人的选择,比如曾有一位一线女明星接了一部剧,但是考虑到当时的绯闻,其粉丝抵制明星接下这部剧,甚至大量脱粉,导致该女明星最终放弃了出演该剧。因为不论是工作室还是片方都无法承担粉丝拒绝宣传,拒绝观看一部作品所带来的商业价值影响。又比如鹿晗与关晓彤当年公开恋情时,鹿晗就遭遇大量脱粉,甚至“回踩”。

这些数据以及粉丝的喜好,给艺人们制造了流量和相对应的商业价值。艺恩智库数据显示,2020年春节时尚杂志实体刊销售表现中,王一博的杂志名列前茅,排行榜上也无一例外是2020年最火的明星。可见粉丝的资金支持给流量明星带来了大量的杂志销售额。截至2021年2月4日,肖战的单曲《光点》销售数据达4209.68万张,单价3元,位列QQ音乐单曲销量总榜第一。

“我们在选择代言人时,肯定要看数据,比如明星的粉丝量、带货能力、影视作品的表现等。如果试下来其带货数据或影视作品口碑和播放量等不行的话,就会换人。所以很多明星为了有更多商业代言资源而拼命做数据。”一家服饰品牌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在比较了王一博、肖战、李现和蔡徐坤后,该品牌最后选择了蔡徐坤合作。

近期,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星数发布的2020四季度“CBNData星数明星消费影响力榜”显示,该季实力带货团为王一博、肖战、杨幂和易烊千玺;黑马带货团为金晨、王霏霏、周冬雨、赵丽颖和张天爱。尤其是王一博、肖战人气及实际带货能力依然很强,两人在家电3C、美妆、食品等品类的带货指数方面不相上下。戚薇去年9月开展了第一场抖音直播带货专场,双11期间单场直播销售额达到6800万元,这也使得她在美妆、女装及日化品类的带货能力均维持在前20名。

“明星需要热度和数据来维持商业价值,而数据则依靠工作室运营和粉丝参与维护,于是就诞生一系列灰色产业,但这些‘代经济’、刷流量、黄牛贩票甚至集资等都是不规范行为,也无法对消费者有所保障。年轻人追星可以理解,但如果深陷其中甚至大量耗费资金,就太没有必要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娱产业资深人士如是说。

(第一财经实习记者,冯悦群 对本文亦有贡献)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